<dl id='0h7ja'></dl>
        <span id='0h7ja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0h7ja'><strong id='0h7ja'></strong><small id='0h7ja'></small><button id='0h7ja'></button><li id='0h7ja'><noscript id='0h7ja'><big id='0h7ja'></big><dt id='0h7j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h7ja'><table id='0h7ja'><blockquote id='0h7ja'><tbody id='0h7j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0h7ja'></u><kbd id='0h7ja'><kbd id='0h7ja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0h7ja'><em id='0h7ja'></em><td id='0h7ja'><div id='0h7j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h7ja'><big id='0h7ja'><big id='0h7ja'></big><legend id='0h7j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 id='0h7ja'><div id='0h7ja'><ins id='0h7ja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0h7ja'><strong id='0h7j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0h7ja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ns id='0h7ja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0h7ja'></i>

          2. 用生命譜寫英雄的壯歌——追記武漢市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黄鳝女主播视频完整版_香蕉视频app无限制观看

              劉智明工作照  。資料照片

              劉智明工作照  。資料照片

              劉智明院長走瞭  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已經過瞭兩天  ,武昌醫院的員工們仍不願相信  ,他們那個做事拼命、待人謙和的“大傢長”倒在瞭抗擊疫情的第一線  。

              2月20日上午  ,湖北省武漢市武昌醫院門口  ,一名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乘車遠去  。護士註視良久  ,喃喃說道:“越來越多的患者出院瞭  ,可是我們院長再也回不來瞭  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武昌醫院防疫指揮部的大屏幕上  ,治愈出院患者一欄裡  ,閃爍的數字“408”裡 ,不包括他們的院長劉智明 。

              2月18日10時54分  ,51歲的生命從此定格  。這座英雄的城市  ,銘刻下劉智明這個英雄的名字  。

              定點醫院改造好瞭 ,自己卻被病毒擊倒瞭

              在武昌醫院  ,沒有人能想到  ,他們身材健壯、愛打籃球、爽朗可親的“高大帥”院長  ,竟然也會被這個新冠病毒擊倒  。畢竟 ,在武昌醫院成為發熱門診定點醫院之前  ,病房裡就陸續住進瞭不少不明原因的發熱病人 。劉智明意識到病毒的不簡單  ,曾經組織院內職能部門進行區域劃分  ,按照傳染病防治的要求收治類似病人  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太累瞭  !他太負責任瞭  !”劉智明的“老戰友”、武昌醫院副院長黃國付說  。在劉智明的同事們含著眼淚的講述中  ,他確診前3天不眠不休的工作時間表漸漸清晰——

              1月21日下午4點  ,武昌醫院被指定為第二批發熱患者定點診治醫院之一  ,劉智明接到任務  ,要在兩個小時內將門診部改成發熱門診和留觀病房  ,並在兩天內轉出原有499名在院病人  ,騰出500張床位;

              下午6點  ,武昌醫院發熱門診開始接診;

              晚上11點 ,劉智明來到值班室  ,跟黃國付商量第二天轉運病人的事項;

              1月22日凌晨4點 ,劉智明給妻子、武漢市第三醫院光谷院區ICU護士長蔡利萍打電話  ,請她幫忙送些換洗衣物  ,因為改造成定點醫院後他就不能回傢瞭;

              1月23日下午6點  ,經過兩天的轉運病人和緊急改造病房  ,武昌醫院騰出504張床位  ,醫院千名職工中近2/3的人  ,全面投入這場戰鬥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改成定點醫院說起來簡單  ,但在兩三天時間內完成是十分艱巨的任務  。”武昌醫院紀委書記洪毅說  ,改造病區、騰挪病房、運送病人、調配人員、解決物資……任何一項工作都需要院長協調安排  ,一個個問題接踵而至 ,坐鎮醫院醫療救治指揮部的劉智明根本沒有合眼休息的機會  。

              而就在大規模收治病人的當天 ,劉智明自己也躺到瞭病床上 。1月24日  ,他的CT結果顯示 ,肺部嚴重感染 ,隨後病毒核酸檢測確診為陽性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哪裡知道 ,他是帶著病熬瞭3個通宵啊  !”武昌醫院黨委書記王力霞追悔莫及  ,她還記得  ,當天劉智明跟她說要去做個CT  ,“免得傳染給同事們”  。“我當時還跟他說  ,你身體這麼好  ,哪兒像個病人  。”

              蔡利萍回憶 ,從1月份幾名發熱病人住進武昌醫院ICU開始  ,劉智明就多次帶頭查房  ,擔心病人就醫治療不及時、醫生接診流程不順利  。1月中旬起  ,劉智明有些“感冒” ,持續低燒瞭一周多 ,而且還有點喘 。

              躺在病床上 ,心裡還在想著醫院和病人

              蔡利萍沒有想到  ,自己的丈夫不是感冒  ,而是感染瞭新冠病毒  。1月20日晚上  ,劉智明一度發燒到38℃ ,連夜註射瞭球蛋白 。第二天燒退瞭  ,他隨即回到醫院 ,開啟瞭連軸轉的工作狀態 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可以回來戰鬥瞭  !”劉智明在微信中跟同事們說 。他看上去一如既往地精力旺盛 ,實際上那段時間  ,白天忙完工作  ,晚上他還要去掛點滴  ,再回來繼續指揮工作 。

              跟病毒的戰鬥 ,一直持續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  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雖然躺在病床上  ,心裡還是想著醫院 ,想著病人  ,不肯好好休息 。”黃國付說 ,1月25日  ,劉智明已經住進瞭醫院的ICU  ,還在不停地打電話給他 ,問第二天要用的核酸檢測試劑盒有沒有到位、檢測人員有沒有配齊  。

              讓蔡利萍難以釋懷的是  ,直到丈夫病重  ,她也沒能親自好好照顧 ,微信上的對話竟是兩人的永別  。其實  ,在丈夫感染後 ,她曾多次想去照顧  ,但劉智明每次的回答都是“不要”  。

              蔡利萍所在的院區是武漢市第二批發熱定點醫院 。2月3日  ,劉智明因為病情危重用上瞭呼吸機 ,蔡利萍在微信視頻時  ,哭著對丈夫說:“我來陪你吧  !”屏幕那頭 ,已不能說話的劉智明依然是搖瞭一下頭 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總是這樣 ,想著自己扛  ,擔心因為自己影響瞭抗疫工作 。”武昌醫院消化內科主任王珣說 ,她曾經去ICU看望過劉智明  。當時劉智明已經用上瞭呼吸機  ,說話都很困難  ,卻還在一字一句地囑咐她 ,一定確認好有沒有同事被感染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同事在他手上寫‘加油’  ,他把拳頭握得緊緊的  ,說一定會加油  。”王珣說 ,劉智明一直鼓勵同事們  ,請最權威的專傢到醫院實地考察  ,要求把醫護人員的防護措施做到最好 ,卻沒想到自己會被感染  ,“他忙到沒時間關心下自己的身體” 。

              即使在ICU  ,劉智明也沒有放下一名醫者的擔當  。

              武昌醫院ICU主任徐亮多次提醒劉智明 ,讓他好好休息  。“我跟他說你現在不是院長  ,而是病人  ,但他回答:丟不下  !”徐亮說  ,劉智明在病房裡會給其他病友加油鼓勁  ,徐亮也常常拿劉智明的好心態當例子講給別的病人聽  。

              他沒有走 ,隻是化作最亮的一道光

              在武昌醫院  ,大傢都為劉智明的離去而痛心  ,很多人都能講出幾個關於院長的溫情故事  。

              “總不時張望電梯口 ,希望像往常一樣  ,一抬頭您從電梯出來 ,面帶微笑地問我:病區都還好嗎 ?”消化內科護士長徐瑞傑在微信朋友圈依依惜別  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擔心醫護人員營養跟不上  ,請營養專傢設計食譜  ,要求食堂夥食多加一些雞蛋和水果  。”食堂負責人鄭鳳霞說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一次  ,我去食堂吃飯  ,院長站在食堂門口遠遠地看到我過來  ,就掀起門簾等我過去瞭才走  ,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  。”一名檢驗科的護士說 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待人很寬厚  ,對工作卻很較真 。醫院引進的每一個人才  ,他都要親自觀摩其做一臺手術、與其談一次心  ,攤到臺面上綜合考察過關才行 ,任誰打招呼都沒用;對於開會要做的報告  ,他從不交給助手  ,而是自己加班熬夜修改  。”洪毅說  。

              “有一年梅雨季  ,我冒雨去醫院給愛人送飯  ,一位陌生人為我打瞭一路傘 ,還不停地關心我愛人的病情 ,後來看見醫院大廳的宣傳欄才知道他是院長  。”一名患者的傢屬說  ,第二天 ,醫院門診大廳角落裡增加瞭一排傘架  。

              時至今日  ,十堰市太和醫院的老院長、78歲的王倫長還記得劉智明大學畢業剛進入太和醫院工作的樣子 。“他有一顆赤子之心  ,做事很執著 ,好鉆研  ,能力很強但從不貪功 。”王倫長說 ,抗擊疫情就需要劉智明這樣不計生死、不圖名利的人  。

              斯人已逝  ,長歌當哭  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劉智明的同事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痛苦和緬懷——院內432名新冠肺炎患者正在救治  。

              “在他身上 ,我感受到瞭一名院長的責任和擔當……戰役還沒有結束  ,病毒還很殘酷  ,容不得我們有半點松懈  。我們要化悲痛為力量 ,集中精力去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  。”2月19日  ,在武昌醫院科室主任微信群裡  ,王力霞忍著悲痛 ,發出瞭一封公開信 。

              2007年3月  ,劉智明為去世的父親寫下一封2000多字的悼念信  ,字字飽含深情  。其中說道:“祈禱有那麼一個奇跡:你能再回到我們身邊……”對於眾多懷念劉智明的醫院職工、親人、朋友  ,何嘗不是這種感受  ?但正如信中他所言:“山雖然不在瞭  ,可山魂永在 !”

              “在抗擊疫情的路上 ,他已化作那最亮的一道光  。”一位同事這樣說  。